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八章 布耕播种种何处

大宋第一状元郎 日日生 2072 2019-07-13 23:52:46

  万岁营大牢,灯火昏暗,守牢的小兵手扶腰刀,来回巡视走动。

  艮岳内没有牢狱,这里也只是腾出的营帐而已,所以没有普通牢房的阴暗潮湿。

  杨霖进到里面,大帐内燃着蜡烛,一个女医正在给方妙怜换药。赤裸的粉臂白皙如锦,被一条红绳拴住皓腕,系在两根柱子上。

  黑色的短打劲装从锁骨处被剥离了去,露出大片粉嫩的肌肤,淡淡的血痕覆盖在雪白的锁骨下。

  方妙怜目光里全是恨意,找不到半丝羞赧,仿佛不在乎自己暴露在视线中。

  敷药的小女医显然身为女儿身的她,也被这美到不可思议的身子惊着了。

  美人就是有优待,旁边营房里的俘虏可就没这种待遇了,全都是锁枷披身。

  方妙怜见到杨霖冷哼一声,她心中恨透了这个奸猾的官儿,杨霖并不生气,摆了摆手有人搬进来一个椅子,还没吃晚饭就赶来的杨霖身前,万岁营的小兵摆上一个荷叶包裹的熟肉,两壶上好的清酒。

  方妙怜见他如此做派,俏脸上写满了不屑,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生吞了。

  杨霖慢条斯理地拔开酒塞,用手撕开烤鸡,弄得满手都是油渍,大帐内顿时肉香扑鼻。

  大口嚼着烧鸡,拿起酒壶仰头痛饮一阵,杨霖这才抬起头,欣赏着被吊在那儿的美人。

  小女医包扎完了之后,对着杨霖福礼,垂首退出。

  杨霖换晃了晃手里的鸡腿,笑道:“方妙怜,方姑娘,肚子饿了吧,要吃一点么?”

  “呸!狗官,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少在这里惺惺作态。”

  杨霖又吃了一口,已经八分饱,端着酒壶站了起来,叹了口气道:“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不读书就是没教养。我是个读书人,我是个状元,请你和状元说话斯文一点。”

  “呵呵”方妙怜冷哼一声,不屑地转过头去。

  杨霖笑吟吟地绕过来,伸过手来捏着她的脸颊抓了几把,手上撕烧鸡沾的油腥抹在祸国殃民的瓜子脸上。

  滑腻的油腥沾在脸上十分不舒服,再加上一天没有吃东西,早就饿的饥肠辘辘,闻着这么香的烧鸡,方妙怜精神十分硬气,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咕叫。

  杨霖丝毫不留情面,扑哧笑出声来,惹得方妙怜羞愤交加,耳根红的就像是血色的玛瑙一般。

  杨霖的目的就是把她弄得心烦意乱,失了方寸之下,才可能露出破绽。

  可惜,区区的饥饿和嘲讽,不足以击溃这个明教圣女的意志,机会只有一次,一旦让对方知道自己没有确切的信息,就休想从她嘴里得到任何情报。

  杨霖就像一个耐心的猎人,慢慢地靠近自己的猎物。

  不一会,响起了男人粗重的喘息,还有凄厉的叫骂。

  ......

  灌了两口酒无意间抬头一看,此刻就是对手心防最弱的时候。

  “江南反了一个方腊,几天的功夫已经打下杭州了,这事和你们没关系吧?现在你是我的女人了,说了实话我好护着你点。”

  哀莫大于心死,万念俱灰的方妙怜突然眼色一亮,就是这一下,被一直盯着她的杨霖看在眼里。

  江南之乱,已经确定是方腊了...

  方妙怜没想到义父进展这么顺利,看来在自己动手之前,义父已经起兵了。

  这个狗官玷污了自己的身子,反正已经是残花败叶何不留在他身边,必要时候为义父除一大害。

  想到这里,方妙怜凄凄楚楚地说道:“既然把我当你的女人,为什么还吊着人家。”

  杨霖眼睛从眯着,慢慢睁开,笑道:“别装了,我的妙怜宝贝,你刚才听到我的话,瞬间流露的神色已经让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方腊还没反,更别提打下杭州了,不过现在我已经确定,就是这个反贼打着明教的旗号要祸乱我大宋江山。”

  方妙怜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眼睛里满是惊诧,杨霖以前在他眼中是个恨不得千刀万剐的狗贼,现在则是令她胆颤的恶魔。

  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她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杨霖是怎么知道义父的名字,在明教中知道义父大名的也还不多。

  杨霖看到她的这个表情,一时有些心软,轻轻解开她腕子上的绳结,帮她把衣服穿好,杨霖轻声道:“你在这好好休息,我让人给你送吃的进来。”

  方妙怜如同一具提线木偶,眼中神色尽失,杨霖系上腰带,迈步走出营帐。

  抬头看疏星残月,树梢微微摆动,近来雨水充沛,四处蛙声不断。

  几个心腹凑了上来,陆谦问道:“少宰,去哪?”

  “回府,准备天亮进宫!这一回江南大乱即将来临,恐怕是一场恶战。”

  万岁营的指挥、虞侯们摩拳擦掌,眼中兴奋,大乱才是好汉子建功立业的时候。

  一个小兵,低着头端着酒菜进到方妙怜的帐中,只见这个出奇好看的女人,瘫坐在床头抱着双膝,神色说不出的凄迷。

  青丝垂下几绺,被汗水浸湿,贴在她的双颊,听到声响如同受惊的小鹿般,抬头一看是一个年级很小的小兵。

  在明教中,这样的小孩儿不知道有多少,见了自己也是这幅惊艳到痴痴呆呆的模样。

  方妙怜惨然一笑,苍白的脸上出现两个梨涡,苦笑道:“小弟弟,你把姐姐放了好不好?”

  小兵局促地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道:“你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他只是一个做饭的伙头兵,据那些老兵油子说这个女人可是少宰大人的禁脔,便是多看一眼都要打板子的。

  突然,一阵破土声响起,小兵目瞪口呆地看着夯实的地面上,露出一个洞来,方妙怜美目一亮,从洞里钻出一个脑袋。

  “圣女,我们来救你来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或来自互联网搜索引擎,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看小说520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