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二章 江南方腊

大宋第一状元郎 日日生 2015 2019-07-15 22:56:58

  点将台前,万籁俱寂,一片肃杀之气,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杨霖。

  在他身后,几个万岁营的亲兵捉刀上前,这才惊醒了曹宁等人,跳着脚道:“某无死罪,某无死罪!”

  大宋纵使常常出现文官打压武将的事情,但被欺负的那都是些泥腿子出身,比如说至今还让开封百姓念念不忘的狄青。

  禁军世家根深蒂固谁敢轻易撩闲,就算是有狠人敢惹,也没有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砍头的。

  旁边看杨霖热闹的将官,这才紧张起来,上前苦劝说情不止。

  杨霖没有说话,万岁营的亲兵没有一个停下脚步的,四个花架子公子哥身子早就被掏空了,双手反剪被按在点将台上。

  突然之间,刀悬颈上,是个人都要崩溃了。

  曹宁大声呼叫,双腿打颤,王萌等人也是涕泪横流,哪还有一点将门虎子的风范。

  阳光猛烈,万物显形,这些人无视军令,凭的只是自己的出身而已,并不是多么硬骨头,敢跟三军统帅做对。此时原形毕露,倒教底下的禁军汉子从心底里不齿起来,平日里威风八面,此时竟吓得尿了裤子。

  万岁营的亲兵,没有因为众多将校的求情而有丝毫的停顿,按身、拔刀、斩首...一气呵成,血光飞溅,在烈日下分外猩红。

  强忍着胸口的呕意,杨霖寒着脸上前,指着四具无头尸体,朗声道:“以前你们如何如何,我都不管,从今日起到征讨方腊功成那天,本帅的话就是军令,军令如山,违反者以此为敬。”

  杨霖一伸手,身后的亲兵递来一支大笔,蘸饱了地上的鲜血,杨霖走到点将台的帅旗前,挥笔写道:有功必赏违令者斩

  八个红字血迹淋漓,三军肃然起敬,刚才的鄙夷、不解和屈辱,全都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发自内心的信服。

  主将,是一支军队的灵魂,欺软怕硬的主帅不可能得到士卒的拥戴。

  大宋开国百五十年,谁敢在点将时杀禁军世家的勋戚,还一杀就是四个...

  以嚣张跋扈、逢迎媚上、天子近臣著称汴梁的少年状元郎,第一次展现了他果敢刚烈的一面。

  旁边屁股被打的皮开肉绽的高柄,早就忘记了哀嚎,瞪着眼圆溜溜的,眨也不眨一下。

  就在这样的沉默中,杨霖一挥手,鼓声大作,令旗挥舞,征讨方腊之师正式从汴梁出发。

  出了汴梁城,杨霖便乘船先行一步,作为两浙路安抚制置使,他需要先到江南统筹全局。

  ----

  大军一走就是半个月,凭借着高城厚墙,杭州勉强还在宋廷手中。

  杭州城下,高岗上,方腊大帐。

  方腊的军队此时已经有了十万之众,有自已投效的,有一贫如洗被迫参加的,还有被裹胁来的,刚刚拉起来的队伍,士气最重要,他们一路过关斩将,正是士气最旺的时候。

  方腊把他们分门别类,通过头上缠着不同颜色的头巾来分别。这其中,又以方腊的明教信徒组成的红巾军最为悍勇,是他手里的王牌。

  此时的方腊虽然号称明王,但是和手下士卒同吃同睡,穿着一件露膊的白布短褂儿,青绸子的功夫裤,打着绑腿,坐在小凳子上,就如同邻家一个健壮的大叔。

  在他们面前摆着一张短桌,桌上摆着几个大茶碗,正和几个教中心腹讨论着攻打杭州城的事情。

  方腊身躯魁伟,一张国字脸,脸上棱角分明,双眼炯炯鼻梁高挺,往那里一坐,都有说不出的威风凛凛。

  若是摒息凝望,不由得教人热血昂扬,忽生出“大丈夫当如是”的感慨。也难怪江南无数豪杰,愿意在他帐下听候差遣,把赵家江山搅得鸡犬不宁。

  “江南被朱勔、李彦所害,我们又被狗官杨霖识破,不得已提前举事。本来想大不了就是个鱼死网破,也不枉这昂扬男儿身躯。不曾想赵官家的兵将这般不堪,你我弟兄累下州郡如在梦中,这一回只要打下杭州城,何不跟赵官家划江而治,共分天下。他能给北虏岁币割地,怎就不能给我们这些同宗汉家男儿割舍一片疆土。”

  方腊说完,围着小桌的众人哄笑起来,在他们身后,一个素衣女人不施脂粉,美的出奇冒泡,听到了狗官杨霖四个字,神色间却出现一丝慌张,低着头盯着自己的小腹不知道在想什么。

  方腊对面,一个少年模样的将军,慢慢说道:“要是能尽快把杭州打下来,大宋的昏君奸臣才会害怕我们。”

  “杭州城没什么鸟人,就一个廉访使赵约,知州赵霆,都是碌碌之辈。我们再围上几天,等城里的教众兄弟谋划好,我们来个里应外合,杭州很快就能拿下。”

  说话的人脸上一道伤疤,正是在汴梁城外大展神威的悍将厉天闰,一刀差点把宋江劈成两半。

  明教在江南经营已久,在方腊还没成为教主的时候,就有不少的分坛。

  这些人平日里没什么用,一旦开打在城内作为内应,起到的效果是致命的。

  正因为有这个暗着,帐内众人神色都很轻松,有说有笑的。

  方腊无意中一转头,瞥见后面的义女,蹙眉问道:“妙怜?”

  方妙怜猛地抬起头来,心里怦的一跳,结结巴巴地道:“啊?对,就是杨霖这狗官识破的。”

  “什么狗官,我们在说杭州城的事,你最近怎么魂不守舍的。”方腊丝毫没有起疑,自家这个义女是从小养大的,绝对不会背叛自己。

  方妙怜打起精神,道:“这几天女儿也一直在想打杭州的事,我们打下杭州也难免会被南边的宋军攻打,到时候左右夹攻我们不一定能撑住,义父,我想去南边发展教徒。”

  仔细一想,她说的也有道理,方腊想到自己的义女毕竟是个女儿身,真的打起来还是不方便,去南边还是不错的。

  “你多带些人去,处州霍成富、陈箍桶已经起事了,你去了之后要好生安抚他们,让这些人为我所用。”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或来自互联网搜索引擎,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看小说520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