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1章 明暗(二合一)

春妆 姚霁珊 4031 2019-09-02 17:42:02

  掌灯时分,雨终是停了,天空渐呈青黛,一弯眉月探出头来,在琉璃瓦上,抹下几痕浅白。

  虽是云散雨收,那宫道却还湿漉漉地,砖地上汪着好些小水洼,斑斑驳驳,些须映几点宫灯投下的微光,风过时,一明一灭,不似星辰,倒像鬼火。

  “咿呀”,六宫某处宫殿的角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穿着二等服色的中年宫女,无声无息闪入门中,掩门、落栓、穿廊绕柱,一应动作熟稔至极,很快便来到了二进院的左偏殿门外。

  “主子,奴婢回来了。”在门外稍停了片刻,那青衣宫女轻声禀道,抬手拍打着衣裙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又小心地褪去了足上木屐。

  那木屐下裹了数层软布,拿蜡厚厚地油了,行路无声,亦不沾水渍。

  “咳咳,快进来吧,外头凉得很。”屋中传来低柔的语声,中气不太足的样子,杂着几声明显的喘息。

  青衣宫女应了个是,屋门便从里打开,一个眼角已然生了皱纹、面目却还秀致的嬷嬷,单手挑起帘幕,向着来人点了点头,轻声叮嘱:“主子才喝了药,长话短说。”

  说话间,她便挑帘出了屋,凉风中只留下一句轻语:“我四处转转,你们安心说。”

  青衣宫人嚅动着嘴角,似是要道个谢,然那嬷嬷已经反手将门拢住了。

  她便在黑暗中出了会神。

  透过门缝间隙,隐约可见前头的院落。

  此时,那里早便是庭户灼灼、灯烛闪耀,然而,那些许光明,却并照不进她们这一进,于是,这同一所宫殿便也被分割成了两个世界。

  “进来吧,把灯给点上,方才我嫌闹得慌,没让点。”那低柔的语声自槅扇后而来,喘息声已经平定了许多。

  青衣宫人回过神来,忙应了个是,绕过一面蜀绣山水四扇屏风,转去里间,熟门熟路寻出火折,点亮了烛台。

  水晶连枝莲座烛台上,插着三支细长的红烛,幽幽烛光,映亮了这间不大的屋子。

  一名挽高髻、著锦裙的宫装女子,正自凭窗远眺,烛火投射在她的脸上,疏清眉目、悠然气韵,那窗前便好似开了一丛淡菊,正在晚风中轻盈摇曳。

  “主子,宁妃娘娘没了。”青衣宫人躬下了腰。

  那人淡如菊的锦裙女子闻言,眉眼间不见变化,悠然细语:“可惜了儿的,多好的一面挡箭牌。”

  轻叹了一声,她仍旧支颐望向窗外,似是被那华丽的灯火引去了心神。

  青衣宫人继续禀报:“主子,因今儿这事闹得挺大,到处都有人在传闲话,奴婢四处走了走,打听到了不少事儿,择其要者,归纳有四,不知主子可有精神听?”

  她微抬首,明亮的眸子向锦衣女子身上一睇,复又垂下了头。

  不得不说,虽身为贱役,这宫人吐属却极文雅、条理亦极分明,显是识过字、读过书的。

  锦衣女子似是习以为常了,微微颔首:“你说罢。”

  青衣宫人稍稍斟酌了一下,便轻声道:“其一,陛下给宁妃定下的罪名是祸害皇嗣、毒杀嫔妃这两条;其二,宋掌事是宫正司的内应,钟粹宫上下几十口,只活下来她一个;其三,宁妃亲口承认杀了邓寿容和红柳;其四,”

  她忽然停了一息,交握在小腹前的两手紧了紧,旋即续道:“这其四,宁妃娘娘虽死,尸身却不得入土,由内安乐堂秘法泡制成干人彘,示众三个月,再扔进后山。”

  后山便是皇城的乱葬岗,位于外皇城最偏僻的北角,凡重罪身死的宫中之人,无论生前是何等身份,死后一视同仁,扔去后山喂野狗。

  谁又能想到,曾经煊赫一时的宁妃,如今却不过野狗裹腹之物,而大齐风习,横死之女,是连祖宗都不会认下的。

  看起来,陛下是恨透了宁妃,才会让她死后亦成孤魂野鬼,永世于尘世徘徊,不得往生。

  锦裙女子的唇边,缓缓噙出了一抹浅笑:“原来,她也有今天呢。”

  她弯了一副眉眼,转首望向青衣宫人,一双微长的凤眼,在烛光亮若星辰:“当年别人算计我的时候,她不仅知情,且还拍手称快,如今她自个儿却是尸骨无存,这可真是……”

  她掩袖轻笑起来。

  纵使口出恶言,那笑容却干净得不染纤尘,一如她淡雅的语声:“这可真是上天有厚德,报应不爽啊。”

  一语未了,她忽然轻轻咳嗽了两声。

  青衣宫女见状,面上便现出担忧的神色,低劝道:“主子,当年的仇已然报得干净了,主子看要不要……”

  “你觉着,我还有抽身退步的余地么?”她尚未说完,锦裙女子便浅笑着打断了她。

  青衣宫人面色一黯,垂首道:“是,奴婢糊涂了,还是主子看得透。”

  “当年,他们既然找上了我,便是看准了我这心里压着恨。如今,我若不自个儿找些恨来给他们瞧,他们只怕留不得我,更留不得你们了。”锦裙女子长叹了一声。

  青衣宫人静立不语。

  那一步,一经踏出,便再无回头余地,这个道理,她自是清楚的。

  数息后,窗前便传来清脆的瓷器碰撞声,却是那锦裙女子执起温壶,正向盏中注水。

  青衣宫人抬头瞥见,忙抢步上前:“主子,还是奴婢来吧,这蜜水还烫着呢。”

  锦裙女子由得她接过温壶,仍旧转望窗外,忽地幽幽一叹:“等外头风声小些,你找个日子给杨采萍烧些纸罢。可怜见的,倒是帮我担下了大半罪名。”

  青衣宫人并未抬头,只沉声道:“奴婢遵命。”

  停了片刻,又迟疑地道:“那尚膳监的人,奴婢还要见么?”

  “自然要见。”锦裙女子一脸惬意:“越是这等时候,越需行动如常。找上我的那些人可聪明得紧,自是知晓以不变应万变之理,咱们还和往常一样便是。”

  青衣宫人忙应下,复又将蜜水捧去她手边:“主子,可以了。”

  锦裙女子接盏在手,浅啜了一口,兀自望着窗外出神。

  水晶台上,烛泪如涓滴如微雨,缓缓滑落下去,烛底红蜡如血,在夜风中,逐渐变得冷硬。

  …………………………

  建昭十四年,七月初七,去行宫静住的皇后娘娘,携子而归。

  在大朝会上,建昭帝当众宣布了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一时间,朝野俱震,整个玉京城都沸腾了。

  建昭帝空虚了多年的膝下,终于有了一位继承者。

  既是嫡、亦是长。

  若不出意外,这位小皇子,便是当仁不让的太子殿下了。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小皇子能够安然地、康健地长大。

  目今看来,这似乎并非难事。

  据乾清宫透出来的消息,小皇子生下来足有七斤六两,白胖健壮、气血充沛,哭声嘹亮得聋子都能听得见,且出生当晚,行宫那株被雷劈死的大树,竟长出了一枝新芽。

  此乃祥瑞之兆,钦天监一字不漏地记录在册,建昭帝闻之大喜,当即派出五百“宣瑞使”,骑健马、举黄敕,自玉京出发,昭告全国。

  此等盛事,文武百官自需上表庆贺,放眼望去,朝堂上满是笑脸,每个人都似是发自内心地为建昭帝、为大齐朝而欢欣鼓舞、而额手相庆。

  建昭帝自是尽皆笑纳,顺势又将那五百“宣瑞使”给纳入了两卫范畴。

  前后花了整整五天时间,周皇后才算接待完了入宫觐见的大小命妇,并以一日三次的频率,向各位夫人展示了白白胖胖、圆润如球的小皇子。

  其后,建昭帝便颁下圣旨,大赦天下,并加开恩科,以贺小皇子降生。

  这举国同庆的喜乐氛围,却并未令周皇后绷紧的心神,有一丝的放松。

  “宁妃那毒妇已然死了,尸首还我亲去验的,衣裳都掀开瞧过了,断不会错。钟粹宫阖宫婢仆也都殉了葬,你也别总想着这事儿了,好不好?”

  坤宁宫的东暖阁中,太后娘娘拉着周皇后的手,柔声劝慰。

  此时的皇后娘娘,已不复二条胡同时的丰腴,双颊微凹、眼底乌青,眉间更是锁着一层愁云。

  所幸有柳娘子帮着调理,她也就是精神不大好,面色倒还白润,眼睛亦清亮有神,显是心中忧烦,身子却是无碍的。

  “媳妇不是担心这个,就是这几日是累着了,歇一歇就好。”在太后娘娘跟前,周皇后自不会提起那些烦心事,面上堆起笑来,又将帕子拭着额角。

  暖阁里烧了地龙,又拿厚厚的锦帘遮着,热得人冒汗。

  虽然她是等孩子满月才回来的,柳娘子却说了,如今正值秋凉,若风邪入侵,于将来生养不益。

  听得这话,周皇后自是加倍着紧,事事小心。

  诞下皇儿自是好事,只是,仅有一个皇子,似乎又少了些,她这心也始终提着,若是侥天之幸,再生下一个男孩来,她这个中宫之主,才会稳稳坐牢。

  听得周皇后之言,太后娘娘便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视线转处,便瞧见了睡在摇篮里的小皇子,不由得眉眼都弯了起来:“哎哟,你瞧瞧这张小胖脸,还有酒窝呢,长大了不知会是怎生俊法,真是再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孩子了。”

  老人家对隔代人本就有一种格外地疼宠,更何况,这又是建昭帝膝下第一个儿子,李太后这些日子见天儿地往坤宁宫跑,一坐就是大半天,饭都顾不上吃,只一心逗弄小乖孙。

  听得这话,周皇后亦是眉眼俱柔,转身望向襁褓中的孩儿,整张脸都漾起了一层暖光:“这孩子真是一点不烦人,该吃就吃、该睡就睡,没人逗他,他就自己抓着小手小脚玩儿,老人都说,小时省心,长大了必定聪敏。”

  说起自己的儿子,她的话就变多了,那一丝愁色亦自散去,面上有着无法掩去的骄傲:“不是我说,往常见那些命妇家的孙子儿子啊,那个闹腾哟,还有整宿哭的呢,哪里及得上我儿这般聪明乖巧。”

  这话太后娘娘爱听,登时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就是这话,从前小六儿家的几个孩子,我可是亲眼见过那个闹劲儿的,稍微有一点不好,立时就哭,偏那声音猫儿叫也似,哪里及得上我乖孙这般嗓音脆亮。”

  一旁侍立的李进忠听得眉头直跳。

  这位皇长子的中气,那可不是一般地足,那个哭声响得,直是能震下房梁的灰来。

  不是他背地里抱怨,每回一听那哭声,他这俩老耳朵就要背气,有时候还会“嗡嗡”响上半天,谁说话都像隔着一层。

  太后娘娘往常总说耳背,如今倒好,大晨定的时候,下头娘娘们扯着嗓门儿叫唤,她老人家都听不清了,只能让程寿眉在旁转述。

  就这么着,太后娘娘亦是乐此不疲,以听大孙子的哭声为人生一大乐事,就着大孙子那张小胖脸,她老人家能吃下一大碗饭去,饭量蹭蹭见长,笑脸也多了,时不时地就要赏人,他们几个这几天光赏钱就拿了快十两,玉件儿也有好几样,可见太后娘娘有多欢喜。

  便在李进忠胡思乱想间,忽地门帘一挑,却是谢禄萍走了进来。

  她这一来,太后娘娘与皇后娘娘便皆歇了声。

  “咦。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六局办事,上晌回不来么?”周皇后十分讶然,挑眉问了一句。

  谢禄萍先向两位贵主儿见了礼,方“嗐”了一声道:“娘娘恕罪,奴婢实是记岔了日子,方才走到半道儿才想起来,今日乃六局核销月账之日,奴婢便去了,也只能站着干瞪眼,只能打道回府了。”

  口中说着话,一面便悄悄向周皇后呶了呶嘴。

  周皇后见了,便知她有话说,只这碍于太后娘娘在侧,不好开口。

  她微微点了点头,仍旧与李太后说着儿女经,盏茶之后,方起身道:“母后,媳妇想去后头净个身,出了一身的汗,怪不舒服的。”

  说着便又拿帕子拭额角。

  屋中确实很暖,李太后也是脱了大衣裳的。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或来自互联网搜索引擎,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看小说520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