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二刘相持

赤壁之崛起荆南 硕鼠肥 2246 2018-09-05 10:49:17

  次日,张飞又来叫战,黄忠出马,斗了八十余合,张飞诈败,黄忠按住马头,并不追赶。张飞转头看黄忠不追,当即又杀了回来。黄忠与之交战,又斗了三十回合,张飞又诈败而走,黄忠又不追赶。只似笑非笑地看着张飞。

  张飞心知计败,自己被人看了笑话,当即恼羞成怒,喝道:“黄忠匹夫,你既已早看破我计,为何不说?”

  黄忠笑道:“我正欲看猴戏,你怎么不耍了?”

  张飞大怒,催马挺矛来战黄忠,却见黄忠拨马回走,看看将到辕门,黄忠将刀放下,拈弓搭箭,就在奔马之上猛然回头往张飞射去。

  那箭宛如流星一般划过半空,张飞听见弓弦响起,急忙俯身躲避,却哪里躲得开?箭到处,正中张飞肩头,破开甲叶,插入锁骨之下。张飞大叫一声,落于马下。

  这一番变故来得突然,将辕门处观战的刘贤都惊呆了,半晌才醒转过来,急令大军出营去捉张飞。

  对面的刘备也在观战,他倒是反应极快,立时命大军去救张飞。双方在营前混战一场,刘备大军拼命抢了张飞,随即撤退,刘贤领兵追杀一阵,大胜而回。

  回到营寨,刘贤盛赞黄忠神射,却听黄忠谦逊地道:“末将本想射张飞心窝,不想那张飞机警,躲了一下,只射中其肩,并不致命,何敢邀功?”

  刘贤笑道:“虽不致命,但那张飞却至少也得将养一两个月。没有了张飞,刘备必定胆寒,哪还敢再出战?我军再无压力了。”

  正说之间,忽听探子来报:“刘备因张飞重伤,不敢与我军敌对,眼下拔营而走,退到油江口西岸十里下寨去了。”

  刘贤闻言大喜。却听石韬道:“刘备既然退走,我军何不趁此时机前去追击?”

  刘贤道:“岂不闻穷寇勿追?张飞虽然重伤,但刘备麾下谋臣武将极多,也非易与,其撤军途中,必设伏兵,不可追击。”

  石韬道:“将军既然不追刘备,那想必是准备渡江增援江陵了?”

  刘贤笑了笑,沉默了片刻,这才道:“眼下江陵形势不明,不如先派哨探打听一下江陵情况,在做决定,如何?”

  石韬闻言,这才退下。于是刘贤派出多路哨探前往探听江陵军情,不多时,探子回报:“曹仁紧守城池,并不出战。江东军因周瑜伤势未能完全康复,也只是逼城下寨,并不攻城。眼下曹仁只有万余兵马,江东军却有近两万人,因巴丘又被我军夺取,江东军粮道被断,因此周瑜分出数千人马,由孙瑜统领,乘坐战船,巡游长江,保护粮船。虽不敢上岸来战,但我军想要渡江,也非击败这一支兵马不可。”

  刘贤闻言,叹了口气,道:“江东军水战无敌,有孙瑜大军在江上,如何才能安然渡江?”

  石韬道:“我军也有战船,便与孙瑜打一场水战,未必就一定会败。”

  刘贤道:“长史所言,非万全之策也!眼下刘备虽退,却仍旧在旁虎视眈眈,油江口必要留兵守卫。能用来渡江作战的人马不会超过一万,就算加上曹仁的兵马也不过是与江东军的兵力相等。而江上作战,江东军足可以一敌二,如此算来,我军根本全无胜算。既然如此,不如与曹仁隔江呼应,彼此各依城寨坚守,待周瑜师老兵疲,自然退军。”

  石韬道:“如此迁延日久,周瑜何时才能自退?”

  刘贤道:“我身为主将,自当先为麾下士兵的性命考虑。如今江东军水战无敌,贸然渡江作战,就是驱使士兵去送死。素闻长史与诸葛亮、庞统、徐庶等人为友,想必也是知兵之人,何以屡屡出此下策?江陵以北,尚有乐进、徐晃、满宠、文聘等多路兵马,若是江陵真的危急,他们岂会不拼死营救?既然他们都还在观望,我军又何必急吼吼的渡江?你现在是我军长史,凡事当先考虑我军安稳才是啊!”

  石韬闻言,面有羞愤之色,不发一言。刘贤见状,深怕石韬生出疏远之心,想要劝慰几句,却又不知从何劝起,只得长叹一声,场面顿时尴尬了起来。

  正在此时,忽闻辕门守兵来报,说是武陵太守金旋有书信送到。

  刘贤命将书信递上来,拆开一看,顿时大惊。

  原来刘备广发招降书,武陵郡充县县长单秋顿时起兵造反。因充县位于雄溪上游,正是五溪蛮族首领的大本营所在,单秋久与蛮族交好,于是遣使约五溪蛮一同举兵,许以割地自治,五溪蛮首领精夫沙藤大喜,当即联络各部,一共召集了三万蛮兵,分五路进犯武陵郡各县:酉溪蛮攻打酉阳,辰溪蛮攻打辰阳,楠溪蛮攻打沅陵,武溪蛮攻打镡成,精夫自率雄溪蛮兵万人,与单秋一道,进攻零阳,欲要取道攻打武陵郡治所临沅城。

  蛮兵势大,武陵太守金旋分兵进剿,奈何兵微将寡,处处失利,只得退保城池。眼下精夫和单秋将零阳包围的水泄不通,金旋无力进剿,只得派人向刘贤求救。

  刘贤接信之后,深觉事关重大,当即与众将商议道:“蛮族作乱,必定伤害汉民。金旋遣使来求,不得不出兵往救。眼下刘备受挫,短期内必不敢来战。我军正可趁此时机,先去击破武溪蛮夷,稳定了后方之后,才可回兵专心应对强敌。”

  黄忠道:“将军是准备亲自领兵前去吗?”

  刘贤点了点头,看了看黄忠,又看了看石韬,当即道:“眼下油江口尚有大军一万三千人。我欲率长史石韬、虎贲郎将史阿、校尉霍峻以及零陵上将邢道荣等,一共五千人马往救零阳。我走之后,营中军务全权委托黄老将军代为打理。”

  众将领命。于是刘贤点齐兵马,当日悄悄出营,往武陵而去。

  行至半途,一路沉默的石韬突然道:“将军此次出兵,是想趁机拿下武陵,还是单纯想要平叛?”

  刘贤道:“长史这话何意?”

  石韬叹了口气,道:“若要夺取武陵之地,便当行假道伐虢之计,明着去救援零阳,实则领兵前往武陵郡治所临沅,金旋闻听将军到来,必出城迎接,将军可就此活捉于他,顺势夺取武陵。若是单纯想要平叛,便当行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大张旗鼓往武陵,实则却领精兵偃旗息鼓,沿小路进兵,不过数日便可直达零阳城下,五溪蛮兵猝不及防之下,必被将军一举击破。”

  刘贤看了看石韬,叹道:“长史真大才也!希望长史日后多多为我军出谋划策,如此则刘贤幸甚,我军幸甚!”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或来自互联网搜索引擎,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看小说520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