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断子绝孙脚

大宋第一状元郎 日日生 2101 2019-06-22 22:36:24

  杨霖认不出许将,许将却认得杨霖,这厮最近出尽了风头,圣眷之隆不下于王黼,甚至犹有过之。

  而且许将是福建人,是蔡京的老乡,和蔡京弟兄两个彼此间天生存在一层亲近。

  所有人都知道杨霖是蔡京一伙的,许将神色一缓,问道:“杨提举怎么来了,今日将有恶犬临门,恕老夫不能全礼,杨提举还是先走吧,免得一会被殃及池鱼。”

  杨霖脸上笑意不断,摇头道:“这不是巧了么,本提举最擅长打恶犬,许侍郎且从容观看。”

  正说着,突然从许府内院窜出几个人影,为首的是一个锦衣公子,拿着一把宝剑,不停地吼叫:“恶贼在哪,恶贼在哪?”

  许将满脸羞惭,杨霖摇了摇头,撇着嘴问道:“这是你儿子?”

  “犬子无方,让杨提举见笑了。”

  “呵呵...”

  许将老脸一红,训斥道:“许份!你出来做什么?还不滚回去,少在这丢人现眼。”

  杨霖却无心和他们扯皮,大咧咧往台阶上一坐,叫道:“有西瓜没有,给我切一块来。”

  许将心里暗想,他和王黼不对付,今日朝堂上又吃了个哑巴亏,心中怎能不气。

  这杨霖办事也会是个无法无天的,让他在这里和王黼放对,岂不是能解我燃眉之急。想到这里,许将稍微有些惭愧,他是个正经的状元,一辈子没有玩过这种心计,再看向杨霖的时候,多了几丝感激。

  不一会,没有上门栓的大门被打开,一群人吹吹打打地进来院子。

  当先一个尖声尖气地道:“今天是王中丞乔迁的日子,闲杂人等不要占在他的院子里,赶紧搬出去,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们内侍省的爷们不客气。”

  前排站着一群万岁营的打手,这些人身材魁梧,把蹲坐在台阶上的杨霖遮挡的很严实。

  杨霖看不到这群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强占别人家的院子,连个理由都懒得想,老子从没听说过这号事。”

  “什么人在这里胡言乱语?藏头露尾的,不敢出来?”

  吕望、陆谦摆了摆手,各自带手下散开,笑吟吟的杨霖顿时显露了出来。

  前面的内侍省的任脸色一变,人的名树的影,这个恶人怎么在这里...

  前面的声音突然停了,王黼十分不满,今日是他双喜临门的日子,可不许人扫他的兴。先是使了一记阴招,把握住皇帝的命门,把杨霖嘴里的肥肉抢来一半。然后又可以抢夺这汴梁最贵的住宅区的一套宅子,他已经打听过,崇宁元年许将进门下侍郎,累官金紫光禄大夫。后来跟着童贯在河湟立下战功,本来是要升官的,但是却一贬再贬。

  究其原因就是童贯挂帅,在朝中反对的人太多,这些人杀鸡给猴看,按住和童贯并肩作战的许将收拾。为的就是让童贯看看,你打了胜仗又怎么样,我们想治你还不是简单。

  这时候跳出来欺负许将,是最好的时机,王黼敢想敢做的,就来强夺别人的宅子了,大宋的律法在这些人眼前,就是个笑话。

  他们明白,只要皇帝没有厌恶他们,再怎么折腾都没事。

  王黼推开众人,来到前头一看,正好看见杨霖坐在地上笑的有些瘆人。

  “杨霖?”

  杨霖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脸上的笑意以最快的速度变没,横眉怒指:“贼厮鸟,你这鸟人不过是靠攀附权贵,给官家表演口吞拳头上位的弄臣,现在竟然狗仗人势欺负到状元头上了。别人住了几十年的院子,你带着一群虾兵蟹将就要抢走,呵呵,还有王法么,还有法律么?你拖谁的势,敢欺负一老一小两个状元。你这饢糠的夯货,打脊饿不死冻不杀的烂乞丐、没信行不成才的破落户、天不盖地不载该剐的贼。”

  王黼被骂的面红耳赤,他虽然也是底层出身,但是居上位久了,哪里经历过这么草莽气的指着鼻子大骂。

  杨霖骂爽了之后,下令道:“给我打这贼鸟,打的他亲娘都认不出来,王黼,今天万岁营打不出你的绿屎来,老子算你没吃过韭菜。”

  王黼被骂的有些头晕,但是他人多势众,岂肯罢休。

  双方很快就在许将的家中缠斗在一块,万岁营人虽然少,但又岂是内侍省的阉人能比的。

  武艺最强的吕望和陆谦守在杨霖身边,其他十个人下场,已经打得内侍省差人人仰马翻。

  刚才喊话的小公公,已经被打的满眼金星,口角流血,待好不容易站稳,又觉得口有异物,张嘴吐,竟是半口碎牙。

  大街上不乏闲人,天子脚下的汴梁百姓,都不是小地方怕事的平头百姓,对看热闹有着极大热情。很快,许将的府外就被看热闹的人挤得满满当当,里面的人想跑都没机会。

  不一会,外面又来了一群人,连打带骂挤开人群冲了进来,正是早先回去报信喊来的万岁营人马,还有闻讯赶到的刘清水和他的皇城司禁军。

  这伙强援一到,局势瞬间明朗起来,不一会王黼的人就被打得倒地哀嚎,王黼本人也被抓到杨霖跟前。

  王黼此时还敢横眉怒目,大声道:“姓杨的,你等着吧,我必到圣上那里参你,看你如何自置。”

  杨霖早上就积压了一肚子火气,冷笑道:“今日某就教你怎么自置。”说完抬手耳光将他抽的嘴角肿了起来。

  “给我拉住他的双腿!”

  王黼眼里闪出恐惧的光芒,大力挣扎无果,叫道:“你要做什么?你要作甚!”

  杨霖抬脚就踢,照着他的胯下一顿猛踹,王黼被打的嘴歪眼斜,嘴角不停流下口水,两眼无神已经是彻底疼晕了过去。

  这时候,就连被欺负的许将都看不下去了,忍着逃离的冲动上前劝道:“杨提举,再打出人命了。”

  杨霖踢得兴起,听了这话才停了下来,拉着许将的胳膊道:“走,随我进宫。”

  许将楞了一下,问道:“进宫?”

  “这厮这么欺负咱们两个,你不趁着他晕死了没法进宫诬陷我,先跟我去官家面前告他一状,难道等着他醒过来反咬一口吗?”

  “诬..陷,反..咬一口..”

  许将脑子里一片混乱,就已经被杨霖拽着,往宫里走去了。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或来自互联网搜索引擎,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看小说520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