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4节 一点套路

超维术士 牧狐 3324 2017-05-16 15:45:00

  突兀出场的男子,穿着古怪但异样的优雅,金发碧眼,俊美异常。

  他从发丝的细理,到嘴角的微笑,衣着的整洁,以及语言动作的规范,无不带着严谨的贵族礼仪。

  他一步步的从虚无中走向真实,然后慢慢穿过人群,在靠近车夫时,车夫虽然不认识他,但依旧低声说了声“谢谢”;在走过麦格妲身边时,麦格妲的脸蛋微微泛红。他每走一步,周围独眼兄弟会的人,就惊骇的退后一步。

  最后,他停在了刀疤男身前。

  刀疤男立刻就想跪地讨饶,哪怕他根本不认识这个男子。

  或许,这个男子,其实是李昂瑞克家族的人?要不然他为何要救下那个车夫?

  来者自然是安格尔,对于刀疤男他虽然有些不喜其污秽的语言与不善的作风,但也没有教训的意思。所以刀疤男的跪地动作,被安格尔用魔力之手阻拦了。

  在刀疤男惊骇的眼神中,安格尔轻轻的取过“幻术之戒”。

  安格尔的动作,无人敢质疑,也没有人敢上前阻拦,甚至没有人敢说话。

  安格尔当着所有人的面,拿着幻术之戒,仔细的研探了一下。戒指的版型很规整,标准的圆形戒,戒面是一朵五瓣花的造型,在花蕊中间有一个松动的绿宝石。

  无论是戒环,戒面,哪怕是镶嵌的绿宝石。都只是很普通的材料,或许在凡人中还算珍贵,但也就是几块金币的事。

  安格尔轻轻扭开绿宝石,微微一闭眼,便感觉到绿宝石下方钳夹着一个细小的沙粒,作为松动的枢纽。

  “果然如此,毫无炼金意味的戒指,只是靠着这颗细小的魇石沙粒,方能构建出一片幻境。”

  对于此戒,安格尔完全看不上,重新将戒指放回了呆若木鸡的刀疤男的手中。虽然魇石很值钱,但就这沙粒的大小,用个几次其中蕴含的力量就会消失殆尽。

  “大大大…人。”刀疤男颤抖着声音,不知此人突然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

  突然,刀疤男看到那个他先前以为是傻子的人,笑呵呵的走到新来的超凡者大人身边。刀疤男吓的瑟瑟发抖,该不是这个傻子,其实才是招致这位大人突然出现的原因吧?

  刀疤男:“大人,我先前不知这位是大人的…人,多有得罪,请见谅。”

  安格尔正待直入主题,询问这个幻术之戒背后的故事时,另一边被两人扣着的麦格妲不知怎地,突然挣脱了桎梏,冲到安格尔身边。

  或许是冲刺的太猛,又或者是地上有石头,再或者是麦格妲的另有心思;在靠近安格尔的时候,她突然绊了一下,一脸娇羞面带桃红的就要扑倒在安格尔身上。

  安格尔淡淡看了一眼,然后在麦格妲惊恐的眼神中退后一步。

  “哐当——”麦格妲以五体投地的姿态,趴在了冰凉的地面,掀起了一阵灰尘。

  麦格妲哭丧着脸,捂着流血不止的鼻子,可怜兮兮的望着安格尔。

  安格尔并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冷冷一瞥,便不再看她。比起这位不知所谓的麦格妲,他更欣赏那位车夫。

  “你可知道我是谁?刚才你竟然敢退后,怎能如此对我!”麦格妲气鼓鼓的嘟起腮帮子。

  麦格妲突如其来的指责,别说安格尔,就连在场其他所有独眼兄弟会的人,都懵逼了。这妮子果然是脑袋有毛病吧?

  麦格妲觉得很委屈,从来人的动作来看,肯定是某个贵族。自己一个堂堂伯爵大小姐摔倒了,对方竟然不扶,还用冷漠的眼神应对。简直太气人了!

  麦格妲虽然身份不凡,却是一直被李昂瑞克养在深闺,骄纵又任性。

  面对凶神恶煞的独眼兄弟会,她害怕尖叫痛哭;但面对一个可能是王庭贵族的人,她又开始摆出伯爵大小姐的优越感。

  麦格妲还想说什么,却被另一边的车夫捂住了嘴。

  “大人,我家小姐她还只是个孩子,请大人原谅。”车夫不停的给安格尔磕头。

  麦格妲的年龄绝对超过十八岁了,比安格尔的岁数还大,还只是孩子?安格尔在心底冷笑一声,原本对车夫还有一点好印象,也因为这句话有了消减。

  安格尔不似其他黑巫师,他对于凡人的态度保持着基本的尊重与克制。但如果有人冒犯,他也不会因此客气。

  安格尔轻轻一个响指,一股魇幻之气钻入了麦格妲的脑海之中。

  下一刻,麦格妲突然捂住了脖子,然后“咿咿呀呀”了半天。

  麦格妲一脸惊骇的指着安格尔,又求救似的攀住车夫的手臂,不停的比划自己的喉咙,然后猛地摇头。

  车夫似乎明白了麦格妲的处境,他眼带哀求的看着安格尔。

  “禁言十天,以示惩戒。”安格尔淡淡回应。

  其实麦格妲的声带以及喉咙并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安格尔用魇幻气息,遮蔽了麦格妲的思维,让她以为自己说不了话。这是安格尔自己研究出来的魇幻应用方法,他的幻境原本就拥有遮蔽感官的力量,如今学习了《魇境之谜》,这种能力更被他用的如鱼得水,甚至模拟出1级戏法禁音术的能力,还不用消耗太多魔力。深究起来,这也算是安格尔所独有的力量。

  车夫听到这个回答,也不再多说什么,如果只是十天的禁言,这个惩罚对于触犯超凡者而言,已经是低微的不得了了。而且麦格妲小姐的脾气也的确有点骄纵,怎么能将一个超凡者大人当成普通贵族应对?

  安格尔再次转过头看向刀疤男。

  刀疤男立刻就想出声致歉,他刚才被安格尔的神妙手段给震撼住了,心中更是对安格尔充满了敬畏。

  “其他的人散了,你跟着我走。”安格尔并不想当众说出目的,而且这个刀疤男一看就是当地的地头蛇,他想了解一些讯息,这种人是最合适的。

  刀疤男一听这话,心中升起忐忑之意。但对方只叫了他,而没有对付他小弟的打算,已经是比较理想的结局……刀疤男想起上回面对魔术师,他的小弟不过因为感冒咳嗽了一声,就被魔术师削成两半。

  如今看来,这个突然出现的超凡者大人,算是比较和平的了?要是以魔术师的脾气,麦格妲的指责顶撞就足以她死千百次了。

  刀疤男心中五味杂陈,没想到今天的事竟发展到这样的局面,叹了口气,他直接用幻术之戒解除了幻境,然后脸色凝重的吩咐小弟离开。

  “等等,先别急着走。”

  刀疤男的心中咯噔一下,该不会……反悔了吧?

  “大大大…人?”刀疤男打着哆嗦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只是轻轻调动一部分魇幻气息,笼罩住所有独眼兄弟会的小弟。下一秒,被魇幻气息笼罩的人眼中闪过一丝茫然,然后呆愣楞的走进了山林之中。

  刀疤男不知先前安格尔做了什么,但从这些小弟的走向来看,应该是回了他们的据点。

  其实安格尔只是脑海里突然想到一个遮蔽感官的应用,他想想能不能用魇幻气息修改或者屏蔽这些人的记忆,才有了先前的一幕。

  至于效果……暂时屏蔽一下记忆是没问题的,但修改记忆,或者直接删去记忆,还力有未逮。估计要更了解人脑构造,各部门器官应用,或者精研一段时间心理学,才有可能完成。

  最终,安格尔暂时屏蔽了这群人关于自己的记忆,便让他们离开了。

  做完这一切,安格尔转头继续沿着大路走,多多洛立刻跟了上去。刀疤男在犹豫了一下,也咬了咬牙跟在多多洛的身后。

  至于马车车夫,以及麦格妲。安格尔离开时,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留,唯有刀疤男恨恨的看了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人不可能总是走远”,便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看着独眼兄弟会的人已经深入林间,再看看大路尽头逐渐消失的三道人影,马车车夫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对身边沉默的麦格妲,语重心长的道:“麦格妲小姐,我在一本隐秘的书中,曾经看过一个记载——”

  “在这个世界,存在着一群隐秘且极少的超凡者,他们可以搬运天地万物,撬动一切规则。他们亘古不朽,他们永世长存。他们是人类最后的曙光,也是文明之火燃烧的灯塔。”

  “这群超凡者,虽然深藏在世界各地,平日难以见到,但他们的智慧,却光耀了万千世界。这群人,那本隐秘的书籍里称呼他们为……巫师。”

  “我先前没有联想到,但刚才那个少年对你使用出禁言的能力,我才记得书中似乎有记载巫师有这样的力量。”

  “如果那位少年真的是巫师,他想要颠覆整个沃特格拉斯,甚至整个拂煦王庭,也不过是一言一语的事情。”

  车夫说到这,深深感慨:“巫师虽然是我们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智者,但他们的性格也因为不朽的岁月而变得冷漠残忍,丧失了人性。麦格妲小姐,先前你实在太冲动了,如果那位巫师借此杀了你,你又能怎样?”

  麦格妲不能说话,但听完车夫的话,此时也陷入了深思,脸上带着一阵后怕。

  车夫见状,心知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他作为麦格妲的执行管家,也算是尽力了。

  车夫扶起麦格妲,“我们走吧,此地不是久留之地,如果独眼兄弟会又杀个回马枪,我们便无能为力了……不过,麦格妲小姐你要注意一下身边的人,我们唯一一次单独出行,就被血屠夫巴尔堵到了,此事必有蹊跷。”

  麦格妲虽然骄纵,还有点看不清局面,但她并不是糊涂人。听到车夫如此一说,怎会不懂他的意思。

  “还有,巴尔所说的话,我们也不得不重视……他口中的魔术师,恐怕也是一位超凡者,如果他想要对付我们……唉。”车夫摇摇头,前路堪忧啊。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或来自互联网搜索引擎,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看小说520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