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节 指点迷津,出海

还看今朝 瑞根 3143 2018-12-24 23:23:47

  伴随着直筒玻璃杯上方袅袅的水雾弥漫起来,在玻璃杯凝结成一片水汽,碧绿的竹叶青悬垂在水中,煞是勾人。

  在沙正阳面前,钟广标倒也没有多少遮掩,本身就是想要借助沙正阳的头脑思维来为自己出主意找路子,他自然不会讳疾忌医。

  “省里边事实上也看到了目前或者说今后长河石油可能面临的困局了,再加上现在中央又在提出了五百强战略,所以顺水推舟就把长河石油和三大煤业组合起来,想要利用目前效益还算不错的煤业这一块来帮扶一下未来几年可能要面临困境的长河石油。”

  钟广标叹了一口气,“其实从单纯搞企业的角度来说,这种捆绑式并不合适,三大煤业其实自身问题也很多,劳动效率低下,负债重,冗员多,还有在安全投入上的一些贷帐都需要弥补,只不过现在赶上了煤炭价格一路上扬,所以才会看起来很风光,但一旦煤炭价格下滑,我估计弄不好比长河石油不会好到哪里去。”

  “钟书记,煤炭市场大概也就还能还今年一年了,我判断到明年煤炭价格就回稳中向下,这一波价格趋冷,可能要好几年才能重新恢复上行趋势。”沙正阳极其肯定的道。

  “啊?!”钟广标大吃一惊,“不会吧,我和煤炭工业局龚局长以及伊泰煤业的老向都探讨过,他们认为随着电煤价格放开,未来煤炭价格还会继续大幅上扬,今后几年可能会使煤炭市场最好的时机啊。”

  “哼,他们只看到了电煤价格放开,却不看国企国内经济气候的大走势。”沙正阳冷笑道:“电煤价格放开带来的上涨已经在这两年消化掉了,事实上电力需求带来的增势也在趋缓,势必拖累煤价涨势,一旦国际国内经济形势不佳,立即就会传导到电力需求和煤价上来。”

  “你判断国内经济气候会有变?”钟广标顿时严肃起来,这可是一个大问题,沙正阳在这个方面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早已经被证明了,所以钟广标很相信。

  “嗯,会有一波寒流来袭,对国内经济会有一些影响,但对我们周边的东南亚国家,以及日本、韩国和俄罗斯这些国家,冲击会比较大,而我们国家外贸进出口以及投资和这些国家紧密相连,肯定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是我们国家现在经济体量不比以前了,而且经历了前几年人民币贬值带来的出口优势,只会是一个较短周期的波动,影响不会太大。”

  沙正阳语气非常肯定,钟广标忍不住沉吟起来,“那三大煤业岂不是还要成为长河能源的累赘?”

  “不,钟书记,我说的都只是一个较短周期,嗯,煤炭市场趋冷也就是三四年而已,而一旦熬过这个坎儿,随着中国经济走向重化产业,煤炭价格肯定会迎来一个相当长的黄金周期,起码是十年以上,所以三大煤业过几年紧日子,就会有大利好。”

  “但是前提是要熬过这几年。”钟广标摇摇头,“如果按照目前的情形,不能打开局面的话,估计别说冲击什么狗屁五百强,能不死就算不错了。”

  “钟书记,你也太悲观了,长河能源既然是省里一力支持的打造五百强种子选手,体量还是摆在这里的,而且只要有银行的支持,三大煤业活下去,活到市场转好的时候不是问题,关键还是长河石油这边,这是长河能源的主干,要摆脱现在的局面,比较困难,特别是你刚才提到的那些,和中石油的无解对峙,日渐枯竭的可采资源,哪怕给了一体化的条件,但上游资源没有了,如何存活下去?”

  沙正阳的问话让钟广标叹息之余也是点了点头,“如果没有省里的支持,这盘棋根本就没法下,而且省里还要求要做大做强,冲击五百强,谈何容易?拿什么来冲击500强?”

  “省里想法也是好的,但是要根据实际情况来。”沙正阳沉吟着道:“长河能源集团的主干是长河石油,但现在长河石油的问题很多,核心问题有几个,一是资源日渐枯竭,开采条件日趋恶劣,开采成本猛增;二是劳动效率低下,冗员多,效益下滑;三是虽然炼化这一块短板补齐了,但销售上仍然是软肋,缺乏终端零售支撑,没有这一块,企业竞争力会受到极大制约。”

  钟广标忍不住竖起大拇指,看了一眼沙正阳,“正阳,我不得不说你这个家伙真的是天才,你才接触几天,了解多少,居然就能一针见血的指出长河石油的核心问题,如果你小子能拿出一套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来,你来长河能源集团当副总,两年内我保证你上副厅!”

  钟广标这话说得有点儿大了,但是这也说明沙正阳的分析真的让他勇气倍增了,今晚这一趟算是来对了。

  如沙正阳所说,长河能源集团并非一无可取之处,第一体量在这里摆着,好歹总资产也有上百亿,加上三大煤业和炼化进来,总资产已经接近一百八十亿,当然负债也很重;第二是省委省政府的全力支持,那么也就意味着在金融机构的支持力度上不会差,真正到需要的时候,这就是最关键的支持,这也是其他企业所不具备的。

  尤其是像东方红集团这样的非国营企业,哪怕你一年利税再高,但你能让工商银行或者建设银行动贷给你几十个亿么?不可能,起码现在东方红的资产和授信额度还达不到那个水准。

  正因为这些底气,钟广标虽然忧心忡忡,但是也是担心企业未来的发展,真正说要企业真的要垮了,吃不起饭了,钟广标也是不相信的。

  问题是钟广标还希望长河能源集团作为他仕途上一个可以支撑自己发展的舞台,他希望在这个舞台上表现更好,也让自己未来可以走得更高,所以他才希望沙正阳能给他拿出一份超乎想象的建议来,哪怕他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但只要有所得也足够了。

  “钟书记,你要让我一下子拿出什么锦囊妙计灵丹妙药来,肯定不现实,但是我以为还是可以顺着几个思路来考虑。”沙正阳也没有客气,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客气的时候,钟广标这么急切的来找自己可不是为了听客套话,“第一,资源枯竭,当然应该加大勘探力度,比如运用一些新科技等等,这都是老生常谈,不用我多说了,但我想提一条的就是走出去。”

  “走出去?!”钟广标有些疑惑,“你说走出汉川?可长河石油划定的区域范围都在汉川,国家也不允许……”

  “不,钟书记,我不是说走出汉川,实际上现在国内的原油资源也轮不到长河石油来,连省内自己码头上都没法和中石油拼,何谈省外?”沙正阳摇头,“我是说走出国门,到国外去。”

  “国外?!”钟广标精神一振,“正阳,我大略感觉到你的思路了,你的意思是要把长河石油的主要精力逐步转移到国外去,去开采,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经验啊,而且作为一家省属企业,和中石油这些企业不一样,我们担心……”

  “钟书记,企业都面临生存危机了,还怕什么?从93年开始中国已经沦为原油净进口国了,而且每年的进口数量越来越大,我相信中央早就看到这一层了,中石油他们可以出海,为什么长河石油不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当然我们也可以和中石油合作,我们甚至还可以和国外一些企业合作,没有经验,那就学,谁也不是天生就会,更何况现在本身就面临着一个比较好的局面。”

  沙正阳的话让钟广标再度精神振奋,“什么好的局面?”

  “钟书记你的眼睛都只顾着盯着长河能源内部了,如果你放眼一看,再认真找一些渠道来了解,就会发现,中石油这些企业其实也已经开始在向外拓展了,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石油工业出现了混乱,他们现在进行恢复调整,同时也改变了原来的生产模式,为了获取资本来恢复生产,他们陆续将一些中小型石油企业向外出售,这其中不少拥有大量油气资源,这也引起了欧美一些油企的兴趣,……”

  沙正阳的话让钟广标大为吃惊,他没想到沙正阳的目光视野已经放得那么远了,这才多久?

  “钟书记,你别这么看我,你知道我和香港雷家有些关系,雷家一个子弟在英国BP工作,上次谈到了BP正在谋求进入俄罗斯的石油领域,所以我也拜托了他帮我收集一些公开的资料,他和我谈起BP的战略发展方向时,一个重要领域就是俄罗斯和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比如哈萨克斯坦和阿塞拜疆。”

  沙正阳这番话半真半假。

  雷霆的确有一个堂兄进入了BP工作,也提到过BP有意把业务扩展到前苏联地区,但其他就是沙正阳自己添油加醋了。

  可沙正阳前世看过一篇文章,专门介绍中海油收购优尼科,其中就详细介绍了中国石油企业的出海之路中遭遇的多次失利,也特别介绍了其他一些欧美国家石油企业在俄罗斯的收购实例,他印象颇深。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或来自互联网搜索引擎,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看小说520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