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四章 风流天子丹青手

大宋第一状元郎 日日生 2077 2019-07-06 22:14:15

  漫天大雨,倾盆而下。

  御街上水已经没过半截车轮,顶着大雨往皇城去,路上零零散散有几个行人。

  到了皇宫之中,杨霖身上的官服已经湿了一半,举步向前在文华殿的房檐下避雨,不一会就有内侍省的人出来,引着他穿越宫殿往天子处觐见。

  赵佶此刻正在移清殿,身前摆着一个画板,手执狼毫端详着面前的一个美人儿。

  在殿门口一个宫姬捧花而立,眉如翠羽,肌若白雪,身段娉婷多姿,华美的古典气质让杨霖暗暗点头,甚至咽了口唾沫。

  赵佶完全没有注意到他,时而端详,时而下笔,画的十分投入。

  杨霖无奈地站在一旁,等待着他画完,这幅《美人观雨图》,用时不算很长,凑上前一看果然是晕染细腻,生动流畅。

  画中美人头戴花冠,云鬓高耸,青丝如墨,观瞧这殿外的雨帘,眉黛间满满的都是闲愁思绪。

  再加上旁边的瓶花、香炉的点缀,更衬得一股宫廷富贵气扑面而来。

  赵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创作中,搁笔之后才发现旁边伸着脑袋偷看的杨霖,笑道:“杨卿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没人通报?”

  杨霖马上道:“是微臣示意内侍们不要打断官家作画,免得世间少了这样一副传世名作,杨霖的罪过就大了。”

  赵佶虽然喜欢近臣恭维,但是却并不喜欢直白白的马屁,显得十分粗鄙不上档次,笑骂道:“杨卿休得谄媚,须得作一首配得上此画的诗词,否则便剥了你的状元头衔。”

  杨霖哈哈一笑,上前从笔架上取下一支软毫,沉思片刻在赵佶刚刚完成的画作上提笔写道:

  东京春尽霁雨稠,芳菲落尽逐波流。

  素手香凝花含媚,娥眉蹙时柳带愁。

  君王恩深情郁郁,宫娥着笔意悠悠。

  谁说伤心画不就,丹青常有帝难求。

  赵佶满意地吩咐宫人收起画卷,这才问到:“杨卿进宫见朕,所为何事呐?”

  “陛下,连日暴雨如注,开封府及周边郡县多有山洪,百姓家破人亡不在少数。臣有意出城赈济灾民,安抚地方,改修河道,以免灾情愈演愈烈,难以把控。”

  赵佶光顾着雨中赏美人,作画吟诗了,哪里想到过这种雨会带来的灾害。闻言也是一惊,问道:“已经如此严重了么?”

  杨霖一阵无语,还是回答道:“再不救治,臣恐城外破家者不下十万矣。”

  赵佶深吸一口气,道:“既然如此,水火无情,朕岂肯让杨卿亲冒险地,可使工部官吏前去赈济。”

  不得不说,这个徽宗对自己的宠臣还是挺亲近的,杨霖抱拳道:“陛下,此事非同小可,微臣当仁不敢让于人,非得自己亲至才放心。”

  赵佶十分感动,没想到杨霖不但处处合乎自己的心意,还有心为江山社稷亲蹈险地,趟风冒雨地前去修河赈灾。

  其实杨霖有一点没说,要想赈灾就要开封府的粮商拿出粮食来卖,而且不能发国难财坐地起价,这可就难了。

  大宋开国百年,那些世家豪强、外戚、阉竖……在汴梁经营多年,很多粮铺就是他们的私产。

  不行非常手段,如何能让这些人吐出粮食,要是他们真的都不肯,恐怕就不是灾民挨饿了,汴梁可是有六十万禁军呐。

  赵佶给了杨霖充足的权利,让他出城改修河道,治理黄河,赈济灾民。开封府各个衙门须得配合,服从调度,这已经是对当朝大员很大的放权了。

  刚走出大殿,杨霖火急火燎就要出宫,却听得身后传来美人娇笑。

  妈的,这狗皇帝刚才还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真是转头就忘了。

  杨霖心里刚升起的一丝暖意也没了,皱着眉离开皇城,准备开始着手应付过这次的天灾。

  ----

  城郊的汴河上,浑浊的洪水冲击着城门,守城的士卒挽着裤管站在水里叫苦连天。

  城外不时飘过几具死尸,运气好的还有那好心的兵士捞起来看看死活,更多的则是被大水带走不知所踪。

  杨霖带着万岁营的人马,来到北门登上城楼往下看,果然是一场难得一见的大水,汴梁百姓还可以躲在家中避水,外面的可就倒了大霉。

  殷慕鸿在身后道:“这要是不加治理,过不了几天,汴梁也要被淹了。”

  杨霖点了点头,跟身后的守城小将说道:“打开城门,把外面的难民陆续接来,安置在大相国寺,那里地势高,空地多。”

  命令一下,几处城门开始陆续接纳难民进城,大相国寺在北宋至道元年开始大规模扩建;咸平四年完工,占地极广。

  杨霖带着人,直接来到山门前,敲开大门占据各处大殿作为临时安置点,并且设粥棚施粥。大和尚们看着万岁营人披甲执锐的大兵,敢怒不敢言。

  杨家的车马行和漕运一度包揽了汴河的一半生意,所以囤积的粮食也不少,这一回全部拿出来先应急。

  第二天,水势有所衰减,杨霖带人来到大相国寺,此地已经人满为患。

  满满当当的难民面带菜色,衣衫不整,正在粥棚前排着长队。

  寺里东边的粥棚内,一个东京当地的泼皮徐道北,也拿着一个破碗排队。

  轮到他的时候,徐道北嬉皮笑脸地夺过勺子,在锅里抻了几下,骂道:“贼厮鸟,全是汤汤水水,让人怎么吃?吃这东西,还不如去汴河喝泥水。”

  发粥的是一个老头,气的吹胡子瞪眼:“你不要就走开,后面还有大把人排队呢。”

  徐道北是受人指使,特意前来闹事的,杨霖施粥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汴梁的粮价。

  自然就有人看不过去,要来搞些破坏,要说没事找事这些东京街头的混混是最好的人选。

  徐道北翻了个白眼,索性把勺子插到背后,往前面一躺,说道:“叫老子走,老子偏不走,除非你叫一声好听的,再给我换一碗干饭来。”

  周围的百姓气愤地道:“快滚开!你不吃后面的还得吃呢。”

  徐道北把眼一瞪,凶狠地看向四周,那些百姓登时不敢多言。

  吵嚷声惊动了旁边的杨霖,带人过来挤开人群,问道:“什么情况?”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或来自互联网搜索引擎,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看小说520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