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0章:昔年赵国杀手,昔年赵国舞姬

幽幽大秦 名剑收天 2400 2018-12-06 22:10:55

  “是吗?为什么我觉得你小子其实要听的东西不是那些,反而是想要听听,我和你嘴巴里面的那个白发冷女人有过什么过去吧?”

  易经斜着眼睛撇了一眼天明,这小子的算盘打的倒是挺好,这种八卦的性子也是像极了荆轲那家伙。

  不愧是父子两个,亲生的无误了。

  在月儿捂住嘴巴偷笑的笑声,还有少羽憋住嘴巴忍住不笑的漏气声音里,天明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显得很是自然,没有半点看起来尴尬的样子。

  不仅不尴尬,看起来还似乎很有理的模样,尽显小流氓的本色。

  “二叔你硬要说给我听我也没办法啊,反正这不是我提出来的,是你自己非要这么认为的,月儿还有少羽,你们两个得我我作证哦。”

  “你小子要是把这方面的心思有一半放到练功上面,我和你大叔也不至于一直为你操劳了。”

  狠狠的瞪了一眼天明,这小子尽是不学好,歪心思多得很,这股灵动劲全都被他放在了别的地方。

  练功?完全没那个心思。

  “你也别以为我和雪女之间有什么关系,当年的事情发生的很混乱,赵国的那些破事情,我都懒得说。”

  “这要是换了别的人,肯定不会喊那个冷冰冰的女人叫做雪女的。”

  “这么亲热的称呼~~二叔你和她一定有故事,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要去和弄玉姐姐还有那个蓉什么的说,到时候...”

  哪怕天明年岁尚小,但是长久在外漂泊的经历依然让他早熟很多。

  弄玉和易经的确是相互爱慕没错,但是端木蓉看着自家这位二叔的眼神,天明自信,那颗不是普通的朋友能够拥有的情感蕴含。

  “是蓉姐姐。”

  月儿睁着一双灵动的眼睛给天明提了一个醒,转而就将目光投注到了易经的身上,那眼睛里浓浓的八卦欲望和求知欲,浓烈到几乎能够把情绪给凝结成为实质。

  看来天明这小子的插科打诨,也是让月儿这个本来乖巧的女孩子,产生了想要知道的心思了。

  “好吧,我这就告诉你们一部分事情,但...我不会全都说出来。”

  “我说我自己的故事还没什么,但雪女姑娘的过去,我送她离开赵国的时候,她曾央求过我不要将她的事情说出去,我同意了,所以,涉及到她的部分,我不会说。”

  说着,易经竖起来一根手指,在三小只的面前摇了摇说道。

  “这有关于一个人的诚信问题,你们三个也要明白这一点,这可是做人的基础,人无信而不立,切记了。”

  在三小只一脸兴奋的点头的动作里,易经能够看得出来,这三个家伙完全没在意这件事情,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被即将说出来的故事给吸引住了。

  易经在心底里暗自吐了个槽,迟早有一天,他也要把盖聂的老底给透露出去。

  还有当年游历六国的时候那些楚国的破事。

  “当年在赵国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刚刚进入黑市,没什么名气的刺客,我在七国举目无亲,也无一技之长,唯一能够仰仗的就是我这一身的本事。”

  “那个时候的我还很弱小,武功甚低,在赵国黑市的地下组织里,论杀手排行榜,我算不上什么,就连最后一位也派不上,太高级太难的任务也轮不到我。”

  “所以我一直以来,都是得过且过。”

  “做刺客,或者说做杀手,是需要摒弃自己的底线的,若是无法摒弃,就会被那黑市给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只可惜,我的头一向很铁,别人会妥协,会觉得稀松平常的事情,我无法忍受。”

  “始终坚持住底线的我,在赵国的地下组织里,显得很不伦不类。”

  “这件事情我曾听叔父说过,叔父在评判天下英豪的时候,曾经提到过易先生的名字。”

  “而这件事叔父也说给过我听,一个能够从始至终都坚持守住自己底线的人,就是真正的强者。”

  易经成名那会,楚国还没有别灭,而随着易经的出名,当年有关他的事情也全都被宣扬了出去。

  项梁能够知道,也不算是什么太过意外的事情。

  “少羽啊,你可能不知道,在一群都妥协了现实的人的面前,我的存在是有多么的突兀。”

  “对于他们而言,舍弃掉的底线的他们就是全心全意融入了黑市,至此再也见不得光的人,而我,却是身处在黑市里,却依然向往着江湖的风云,脱离这黑暗世界的一天。”

  “于我而言,他们都是舍弃了自己的卑劣之人,所以我,就是他们的眼中钉。”

  “那段时间过的的确很苦,曾经一度让我无法生活下去,然后那个时候,我认识了赵国的都城邯郸里有名的舞女。”

  迎着三小只突然兴奋起来的神色,易经轻笑一声,随后说道:“是的,那就是雪女。”

  “不得不说那时候的雪女,真的是很美丽啊,赵国里能够比得上她的美貌的人,罕有。”摩擦着自己的下巴,易经无意识的呢喃道。

  伴随着他这句话的说出来,在门外的某两个人直接捏碎了手上抓着的木制围栏,而同样抓着围栏的白发女人则是有些诧异。

  随后...兴致勃勃的继续偷听着。

  “然后呢然后呢!”

  天明喘着粗气,他这莫名其妙的激动让易经一头雾水。

  听个曾经的故事而已你有必要这么激动吗?而且你小子不是从来都喊着什么剑圣盖聂的传人啥的吗?什么时候这种陈年旧事都能惹得你产生反应了?

  “然后?然后就是很俗套的雪女的魅力太大,引得赵国一个二世祖垂涎她的美貌,不过那二世祖倒是挺有手段的,先是做朋友,然后更进一步做亲密一点的朋友。”

  “那手段怎么看,都感觉是个花场老手,那时候的雪女还很纯洁,见过的世面太少,所以,很容易就被人给骗了。”

  “然后那天晚上,那个二世祖就露出了自己真正的面容,将雪女邀请到他的府邸里舞上一曲,对他印象极好的雪女自然不会反对,然后...就被下了药。”

  耸耸肩,易经看着面前的三人,继而说道:“当时的我,因为刚刚完成了一个任务的委托去找她,被人告知了她的去处,然后等我找到她的时候,她...”

  说到这里,易经就没有再说下去了,直接就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惹得听入迷的三小只一阵的心痒,那感觉那滋味,真正是不好受。

  “二叔继续说下去啊,后来怎么样了啊!”

  天明不满的喊了出来,少羽和月儿的眼中,也满是求知欲。

  “笨蛋,我之前不是说过了,有些事情我答应了她不能说的,这个问题,你们三个自己去猜吧!”

  说着,易经冷哼了一声,任由三小只怎么哀求,他都是闭目养神,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总之,就是不会说。

  “二叔二叔,那你老实交代,你当时,是不是想要...”

  无师自通的眨了眨眼睛,那促狭的笑容和动作,这小子,哪学的?

  还是说这种咸湿的举动和猥琐的本性,其实是会遗传的?

  “滚!自己一边玩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