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百三十章 寿命

巫师之心 七分惆怅 2021 2018-12-06 22:12:34

  对于卡利亚这种级别的人物来说,这地地方确实一个妙地,但是对于威尔顿来说真的也存在机遇吗?这一点威尔顿心中是不确信的。

  但是无论信不信,经过卡利亚这么一番回忆与解释,威尔顿对于这个异度空间的好奇心瞬间大涨,也许刚才对于这个未知异度空间的感觉只有谨慎和恐惧,但是现在,谨慎当然还是存在,恐惧却已经慢慢淡化,因为威尔顿确实好奇卡利亚所说的一杯酒是什么样的酒,所说的机遇到底是什么样的机遇。

  “好,我答应你,那么将可以让我免受幻像影像的药剂给我吧。”

  威尔顿思索了片刻,还是答应了卡利亚的要求,其中结果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因为在威尔顿与卡利亚的交易或者是相处中,威尔顿一直处于一个比较弱势的地位,只要卡利亚提出要求,他大半都是会照盘接受的,因为谁让他实力弱小,谁让他遇到了困境呢。

  刚才他的一番问话,以及向卡利亚要的解释,只是让他接受起来,没有心理负担而已。

  “明智的选择。”

  在威尔顿答应这笔交易时,卡利亚咧嘴一笑,意味深长,兴致浓浓的赞赏了一句。

  “这是给你的药剂。”

  接着就见卡利亚手中灵光一闪,一瓶试管装着药剂便凭空出现,药剂是透明的和水一样,没有任何颜色,但是其中散发的魔力,可以让威尔顿觉察到卡利亚并没有造假,这的的确确是一瓶魔力药剂。

  随后就见卡利亚将这瓶透明色的魔力药剂丢给威尔顿,威尔顿右手一翻凭空将那瓶透明色的药剂稳稳接住。

  “这瓶药剂,不是口服,也不是外敷的。”

  在威尔顿接到那瓶透明的药剂后,卡利亚忽然出声说道。

  听到这话,威尔顿两眼露出疑惑之色,然后一脸求解释的看向卡利亚,卡利亚继续说道:“放在鼻子旁秀一下,即可。便可以解除制幻效果。”

  威尔顿听后,露出恍然之色,随即便将这瓶药剂收了起来。

  现在在献祭空间的威尔顿,仅仅是威尔顿凭借自己的精神力制造出来的拟态,并不是真实的自己,真实的他依旧站在外边,站在弗里克,阿曼德和身穿破烂盔甲,半缩着脑袋,大约三十岁左右的骑士侍从阿杰尔农·乔埃斯身边。

  至于为什么威尔顿会在献祭空间内做出自己的拟态,那仅仅是因为在与卡利亚交谈的时候,他感觉这样会更好一些。

  “那么,你想要的是什么酒,至少我要知道它的样子或者是它的名字才可以为你拿到。”

  收好那瓶可以解除制幻效果的药剂后,威尔顿出声问道,因为这才是这个交易的关键,因为从始至终卡利亚都没有说过这杯酒到底是什么样的酒,只有知道这杯酒是什么样的酒,威尔顿才可以做到有的放矢,否则将会没有目标,四顾茫然。

  “呵呵,你不需要知道它的样子,你只需要记住它的名字就可以。”

  卡利亚微笑着说道。

  “什么名字?”

  “夜玫瑰。”

  卡利亚回答完威尔顿的问题又补充道:“走进酒馆后,你只需要向柜台的服务生说句,来杯夜玫瑰就可以。”

  “就这么简单?”

  威尔顿不可置信的说道,这么一杯让卡利亚垂涎,让那些跟他同级别的大人物垂涎的东西,竟然仅仅说一句话就可以得到,这让威尔顿有种太假了的感觉。

  “恩,没错就是这么简单,不过你需要付出一些东西。”

  卡利亚爽快的答道,只不过此时他的表情有些严肃,都能让人感觉到接下来他要说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于是威尔顿便屏气凝神,竖起耳朵,生怕错过什么东西。

  “我需要付出什么,金币?还是巫晶?”

  在威尔顿所接触的支付货币中,最常用的就是金币和巫晶,他理应,也理所当然的想到了金币或者巫晶,因为在他眼中这是最好量化的东西,也是硬通货。

  “不,两个都不是。”

  出乎威尔顿意外的是,卡利亚否定了他的想法。

  “那是什么?”

  一时间,威尔顿脑子变得有些迷糊,他不清楚还有什么是巫晶支付不了的,想了一会儿,他继续问道:“那就是什么巫术卷轴?”

  然而卡利亚却回复他:“也不是。”

  最后威尔顿变得有些不耐烦继续问道:“到底是什么?”

  此时的威尔顿已经怒火中烧,这种猜谜的事情对于他来讲是最不喜欢的,更重要的是,猜不中。

  见威尔顿已经不耐烦,卡利亚也不再打算继续打哑谜,接着听他凝重的说道:“是寿命。”

  “什么?!”

  听到这里,威尔顿的两只眼睛瞪得滚圆,像两个偌大的铜铃铛一样,露着满脸的震惊与不理解。

  威尔顿听说过用各种各样东西兑换其他东西的事情,但是从来没有听过寿命也可以作为兑换以及支付的手段,这是第一次,所以他很震惊,他怎么能不震惊。

  不光如此,最最重要的是从卡利亚的话中,威尔顿可以知道,要支付的是他的寿命。

  一时间,威尔顿和卡利亚之间再没有说话,两人都选择了沉静。

  今天,献祭空间内的天气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却让人感觉到一阵诡异。

  在沉静中,威尔顿想了很多,这件事情似乎是卡利亚志在必得的,那杯酒也是,如果他选择拒绝的话,他有理由相信卡利亚会拒绝向他提供帮助。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可以看出,卡利亚并不着急,他在等威尔顿,等威尔顿的回答,似乎威尔顿的任何回答,任何决定他都可以接受。

  最后,威尔顿终于开口了:“一杯酒需要支付多少寿命?”

  要不要接受这个交易,威尔顿还是想想听听自己要支付多少寿命再说。

  “不知道。”

  但是卡利亚的回答仅仅是不知道三个字,这让心情刚刚平复的威尔顿,心中又起波澜,又开始打鼓,同时心中不断在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