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皇帝有刀不用,我帮你拔刀

大宋第一状元郎 日日生 2000 2019-05-29 16:46:12

  杨府别院,因在汴梁,所以没有扬州的那般豪奢,但是也足够雅趣。

  游廊长庑,花边假池,水中奇石,都是两淮风格,有江南韵味。

  杨霖常在长乐楼安乐窝住,这次摔得不轻,才在这里住的久了一些。

  府上的下人也就格外卖力,自家少爷成了状元郎,早晚有一天要高升,好好表现将来才不会被辞退。

  杨霖也不让进客堂,就在小院中摆了满满一桌酒菜,宴请刘清水。

  刘清水现在是皇城司的干办,手底下自然多了一群刚提拔起来的小弟,吆五喝六地跟着他来赴宴。

  进了院子,刘清水突然回头,对着手下说道:“这里是我好友的府邸,还他娘的是个状元,你们都给我收敛点,不要咋咋呼呼丢脸。”

  一行人面面相觑,纷纷点头,暗暗留心这新科状元和皇城司的头儿关系好,以后可得小心着点。

  刚走到二堂,就看到杨霖在一个美妇搀扶下出来迎客,刘清水哈哈笑道:“怎么样大郎,身子好些了么?我就说你小子命大,那么疯的奔马都没把你带走,冲到了店里属实是饶了你一命。”

  “少说风凉话,这一回不死也残,幸亏浑身零件还算齐全。”

  刘清水嘴上虽然大咧咧,心却很细,上前摆了摆手让李芸娘退下,自己小心搀扶这杨霖往前走。

  杨霖趁机压低了声音,道:“这一回是有人害我,你可得帮兄弟报仇。”

  “我就说怎么可能这么巧,官家让礼部自察,也没见他们查出个眉目来。”刘清水骂咧咧地说道。

  现在的皇城司虽然威风,却也只是每天欺行霸市耀武扬威,根本没有大明锦衣卫的那种威慑力。

  因为大宋对待士大夫实在是太过优容了,等闲不会和明朝一样抄家杀头,也就用不上这把利器。

  “自察?谁都会把黑锅往外丢,没听过扣自己头上的,这马属实蹊跷,对了,马还在么?”

  “早不在了,那天被禁军一箭射杀了,大郎没有知觉么?”

  到了桌前,一行人落座之后,杨霖拉着刘清水继续说悄悄话。

  刘清水晃着手指大声道:“你们先吃,不要客气。”

  两个人对着脑袋密谋很久,刘清水不停地点头,显然是被说动了。

  杨霖也没有在说自己这个案子,而是让他执掌皇城司之后,办点皇城司该干的事。

  当年宋太宗赵光义时候,皇城司在太监王继恩是何等的权势,动不动就搞个暗杀。

  刘清水虽然动心,但是还有些担忧,用手遮住嘴巴附耳问道:“就怕朝廷那些大头巾告状。”

  “嘿嘿,现在蔡相当政,朝中满是反对他的旧党余孽,他正愁着如何清除呢。我和蔡相有些交情,在你们之间搭桥,他还不喜上眉梢。”

  元祐守旧派,反正都是一群故步自封,反对变革的落后分子,杨霖丝毫不在意和蔡京一道扫除了他们。

  而且这些人根本不是蔡京的对手,就算自己不插手,也很快就会被赶出汴梁,还不如趁机捞点资源呢。

  每次朝中大清洗,就是一次上位的绝佳时期,想要有所作为一个人是绝对没用的,必须有自己的小势力。

  这些人围绕在你的身边,害人时可以出谋划策,被害时可以拉出来挡枪,前呼后拥的才有牌面。

  刘清水也十分动心,他是酒保的儿子出身,有如今的地位全靠姐姐撑着。

  但是美人总会迟暮,纵使是姐姐那般倾国倾城的绝色,也总有年华老去的一天。

  当今官家风流博爱,半点都不像是能够长情的人,到时候刘家该怎么立足。

  自己也得干出点事来,成为姐姐的后盾,而不是一味地依赖她。

  自己那个酒保父亲,是没有半点用处的,如今这个状元郎和自己交好,又有蔡京、童贯、杨戬这些当红权臣的门路,正是最佳人选。

  两个人一拍即合,随后便开始吃酒,李芸娘站在身后,小声道:“大郎,王太医说了,最近不宜饮酒。”

  “无妨,老子是摔伤,你听那个庸医吓唬人,不喝酒浑身疼,如何能康复。”

  华灯初上,汴梁的夜生活刚刚开始,夜色朦胧时,御河红灯笼纷纷亮起,一排排、一串串,耀眼又精致,这时候最愉悦身心的玩法便是划一只小船,在夜色里划过闪耀着灯光的河水。

  微风拂面,两岸酒香四溢,更有女孩子银铃般的笑声…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朱漆大门被一脚踹开,众多皇城司禁军蜂拥而入。

  上前制止的护院被一脚踢开,刘清水被簇拥着进来,高声道:“皇城司办案,无关人员滚远点,有阻挠者以造反论处,就地格杀。”

  府中下人不敢再动,不一会家中大小主人被锁链拿住,被禁军执拿。

  徐知常高声道:“你们做什么!知道本官是什么么?”

  “爹、爹,救我呀爹。”一个少年狼狈不堪,不住惊叫呼救,把徐知常心疼的不轻,这是他唯一的儿子。

  刘清水越众而出,冷笑道:“徐知常,还敢嚣张,你的事犯了!”

  徐知常脸色大变,梗着脖子道:“胡说八道,你这是冤枉良臣,我必到圣上面前告你。”

  “你身为礼部员外郎,竟然私通宫奴,下药毒马,害的新科状元卧床不醒,你可知罪?”

  徐知常面色煞白,这件事他做的不算机密,主要是没有犯罪经验。只是没有想到会被查出来,都怪大宋对这些文人太过温柔了,让他们有些飘飘然不知所以。

  刘清水离开之后,马上找了兽医和仵作,一查就知道马是被人投毒。

  顺着毒药源搜了几个药铺,按图索骥加上汴梁城中的鸡鼠毛灶的泼皮混混,不出半天就查到了徐府下人的头上。

  刘清水见他双唇发抖,说不出一句话来,冷哼连连:“带走!”

  锁链已经套在脖子上,在大力拉扯下,徐知常一个趔趄险些栽倒,随后就跟着自己儿子被押出了府门。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或来自互联网搜索引擎,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看小说520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