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一章 神仙打架,杨霖荣升背锅侠

大宋第一状元郎 日日生 2211 2019-07-25 22:39:28

  杨霖哭谏文华殿,为民请命诛权奸。

  皇帝雷霆一怒,下旨彻查韩滂罪行,念在他的祖父功绩,神志恢复之前不用坐牢。

  韩忠彦教子无方,罚俸半年,着躬身自省。

  消息传开,朝野侧目,这是明刀名枪的宣战了?

  一时间,韩派的朝臣撸起袖子,准备等老相公一声令下,开始反击。

  骑墙派搬好小板凳,拿着点心,就准备看好戏。

  最开心的是曾布一党和梁师成一派,对面狗咬狗,他们准备坐收渔翁之利。王黼、高俅、李彦这些往日活跃的人物,全都跟装死一样,一句话也不说。

  最纠结的是蔡京一党,往日里自己的党内骨干少宰杨霖,现在扯旗跟对面大哥干,自己这些人该当如何?要命的是,蔡京、蔡卞都不在京,而是回家为祖宗重新修坟去了。来回传递消息,不知道慢上多少,根本没法追上现今汴梁每一天都有惊变的局势。

  很快,老相公韩忠彦的反击就来了,万岁营欺行霸市,垄断汴河槽船,打压不肯入伙的车马行,还牵涉到私盐买卖的证据被摆在赵佶的案上。

  这其中,前面几条无关痛痒,是为了引出最后一条。

  万岁营贩卖私盐!还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这可是了不得的罪过。

  可惜,韩忠彦没有想到,这件事杨霖已经暗地里跟赵佶说过了。

  当然他没有完全说出来,只说是利用花石纲的运送,顺便运一些盐、茶入京,为的是凑足钱为陛下修建艮岳。

  修建艮岳,杨霖没要朝廷一分钱,他还不停地资助皇帝一些“私房钱”,让缉事厂成立了一个赵佶的小金库,美其名曰“内务库”。

  赵佶花的正爽,看到这些黑材料,竟然还有一些羞愧和紧张,赶紧把弹劾杨霖的这个小官训斥一顿,韩相公最大的杀招不了了之。

  杨霖这边,皇城司、缉事厂、万岁营齐出,抓住对方的突破口一阵猛攻,韩滂的黑材料被不断的翻出。

  不管你如何攻讦我,我就抓着一个韩滂猛打,其他的事无所谓,你随便来。

  从三假七真,逐渐发展到一真九假,尤其是知道韩滂醒不过之后,更是肆无忌惮地给他安插罪名。

  汴梁街头,缉事厂的人捉了许多说书人,拿着进士出身的王朝立、徐知常亲手编写的《恶少轶事》,连夜进行培训。

  讲得好的还赏钱,过了两天,这些委培过后的说书人,活跃在汴梁各大酒肆茶楼,开始铺天盖地地宣传韩滂的“恶行”。

  说书人惊堂木一拍,先来一段定场诗,四句摇板开唱:“我父在朝为宰相,亚赛东京小霸王,人来带马会场上,顺者昌来逆者亡。上回说道,韩滂手持两把萱花板斧,将徐士英劈成两半,剥皮剔骨,强夺了他那一十六岁娇滴滴的小妹子......”

  老百姓才不会管你是真是假,一时间韩滂取代了前段时间名声最臭的朱勔,成为汴梁城第一恶人。

  冬季的到来,让冰层封锁了汴河,往日的喧嚣有些沉寂的时候,韩滂这个人成功点燃了开封府的热情。

  老百姓的创作灵感源泉,是永远不会枯竭的,由此延伸出的各种戏剧、评书、甚至画册层出不穷。

  杨霖从未将矛头指向韩忠彦,却成功搞臭了他的名声,这种混世魔王的爹,能是什么好东西。

  满城风雨,脏水漫天泼下,韩忠彦也撑不住了,告病在家。

  韩服门前车水马龙,各级官员纷纷到来,韩家门生故吏遍布朝野,论起底蕴来杨霖不及人家冰山一角。

  可以预想的是,韩忠彦的报复不会太晚到来,而且绝对比上次还要凶险。

  很快,早朝时候,谏官陈东当庭弹劾杨霖。

  赵佶连打了几个哈欠,问道:“杨爱卿又有什么罪过了?”

  这句话说完,偏袒的姿态尽显,满朝文武看着杨霖得意洋洋的模样,全都暗自喟叹,此子圣眷之隆,冠绝朝野呐。

  陈东不为所动,继续道:“少宰杨霖,受命出征,于苏州斩了朱勔。所得财产不下百万贯,可是他交给朝廷的,竟然只有区区十六万贯,哼哼,杨少宰,不知道这些钱你都花在什么地方了?”

  话音刚落,杨霖还没有反应,赵佶已经老脸一红...

  杨霖回京之后,第二天就入宫,带来了一箱箱的书画真迹。

  这些东西,都是趁着战乱,从朱勔和方腊那里缴获的,本来都是两浙路士绅的藏品,被朱扒皮搜刮一遍,又被方腊抢掠一遍,最后全都落到了杨霖手里,那些苦主现在还追在蔡攸屁股后面要呢。

  杨霖入宫之后,却不说来历,当时他诚恳地跟赵佶说道:“此皆是查抄朱勔的家财,而孝敬陛下的。”

  话犹在耳,现在杨爱卿却因此受到弹劾,赵佶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杨霖把握住这点,并不推诿,而是面沉思似水,低头不语,一幅打死我也不说的样子。

  赵佶大为感动,杨爱卿为了自己,竟能承受这等委屈和诋毁。

  读书人最看重名声,杨卿能为朕名声被污而不发一言,得臣如此,君复何求?

  杨霖看着赵佶,心里暗道,你倒是说啊,你说啊,快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这些人还敢对皇帝指手画脚不成?不然我怎么顶?

  赵佶还是赵佶,没有这个担当,只是看着自己的爱卿背黑锅,暗暗感动了一把。

  杨霖失望之余,悲愤地出列,单膝跪地请罪:“臣,无话可说。”

  朝堂一阵喧哗,赵佶轻咳一声,给了杨霖一个感激的颜色,说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杨爱卿平定方腊,功不可没,就许功过相抵,收回检校司空的封号便是。”

  杨霖满腹怨言,怪昏君没有担当,百官更是哗然,这也是惩罚?这已经是****裸的偏袒了,很多骑墙派,从这一刻起,开始正视少宰杨霖的能量。

  陈东脸红脖子粗,出列继续要争辩,赵佶总算硬气了一些,没给他机会,道:“此事朕已经判夺,诸卿勿复多言。”

  散朝之后,杨霖胸中气闷,气得他想砸墙。

  不过想想赵佶的性格,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历来帝王哪个是肯出来跟臣子讲义气的,毕竟他是赵佶不是朱厚照。

  回府之后,杨霖换了一身便服,推掉了所有的宴请,等到天黑之后,喊上陆谦等人护卫,并且要他赶车。

  韩忠彦这几板斧,还真够疼的,不出绝招不行了,杨霖狞笑一声,道:“陆谦,去摘星楼!”

  充当马夫的陆谦愣了一下,摘星楼是李师师的居所,少宰他......微一愣神,随即扬鞭赶车。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或来自互联网搜索引擎,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看小说520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