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陷阵威武

赤壁之崛起荆南 硕鼠肥 3286 2018-09-19 12:00:53

  及至刘贤赶到前线时,黄忠、魏延出营迎接。刘贤见二人愁眉不展,当下问道:“你二人乃是我军中有数的猛将,怎会被区区士壹、士武给挡住?”

  黄忠道:“将军容禀,这合浦境内山谷纵横,这倒也罢了。我们久在荆南,早已适应山地作战。但此地蛮夷却多心向士家,我闻更南边的交趾、高凉等地,蛮夷私下里都称呼士燮为士王,其尊崇爱戴至此。我军进入合浦之后,便屡有蛮夷袭扰。或发冷箭,或投标枪,或是用涂了毒的吹箭,或安放陷阱。我每次派出的斥候,回来的都不到十分之一。这十余日来,已损失精锐斥候两百余人。我本想不管这些蛮夷,领兵直取士壹。然而士壹据住山头,其上准备了许多滚木礌石,我军多次冲锋,皆不能获胜。”

  刘贤闻言,当即率领众将前来观看士壹营寨。只见士壹营盘依山而立,沿山上下用石块垒起了多处堡垒,每处堡垒之上都有弓弩手把守,其上堆放着许多滚木礌石。

  上山的道路十分艰险,又有各处堡垒相互配合防守,若是强行仰攻的话,伤亡必定会十分巨大。刘贤看了士壹的营垒,也自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恍然明白为何以黄忠、魏延之勇也无法攻上山去了。

  强攻不行,若是绕路又不知路径,派出的斥候又会被当地蛮夷暗杀,刘贤想了许久,实在是无计可施,只得转头看向庞统。

  庞统也自皱眉,想了许久,也不得要领。旁边赖恭见状,道:“合浦之地,地方千里,而县治却才五个,汉民极少,夷民极多。此郡以及更南边的交趾、九真、日南等地,若是用兵强行夺取,必定会旷日持久,且伤亡也将难以估量。秦皇、汉武以及光武中兴之时,国力雄厚,举全国之力南下,都要耗费数年乃至十数年时间才能全取岭南。以我军目前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慑服蛮夷。不如退兵回去,保守南海、苍梧,再徐徐利诱各处蛮夷,使其背弃士家,归附于我。如此,花费十年时间,当可见到效果。”

  刘贤看了看地图,合浦地界也就是后世广西东南部一带,包括雷州半岛和海南岛,这块地方可是“神圣不可分割的领土”,若是依照赖恭之言,暂时将之放弃,刘贤却实在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当下沉吟未决,魏延一向年轻气盛,大声叫道:“士壹依仗山险以及蛮夷之助,将我大军挡在这里,若是我军就此退去,士壹定会认为我军拿他无可奈何,其势必将大涨。若他驱动蛮夷,不断袭扰南海、苍梧,我军又该如何应对?不如与之对峙下去,待其粮尽,自会退走。到时候我军再掩杀一阵,以得胜之师而回,必定会震慑住各地蛮夷,使之不敢随意袭击我留守军民。”

  庞统闻言,想了一想,道:“文长此言甚为有理!只是山势太险,若是强攻,伤亡太大了,非得一只骁勇善战的精兵不可。”

  此言一出,黄忠、魏延、郝昭三人俱各请战。庞统沉吟了一下,这才道:“郝昭所统领的陷阵营战力尤佳,只是全军身穿铁甲,虽可抵挡弓箭,但上山不便,遇有滚木礌石也难以避开,若是不然,倒是攻山的不二人选。”

  郝昭闻言,慨然道:“军师既然如此说,末将愿领全军,脱去铁甲,只持刀盾,前往破敌。”

  庞统道:“若得如此,则必可破士壹也!”

  刘贤讶道:“山高路险,堡垒重重,军师要如何攻山?”

  庞统道:“我有一阵,可用五人或十人编组,各持盾牌、挠钩、长短兵器等物,相互配合,当可攻上此山。”

  刘贤道:“如此,伤亡还是会很大。我看此山虽然陡峭,但高却不过七八十丈,能否在山前垒起土山,架起回回炮进行攻击。此山最陡峭的地方是在半山之处,若能将土山垒至三四十丈,必可击破此处堡垒。”

  庞统闻言,仔细看了看山势,想了想道:“主公之言甚是!可依地势,发动三千大军,层层修建,不过月余,便可垒起高台,再在台上搭建木塔。如此不计人工,定能成功。”

  当下庞统选址,刘贤又命黄忠率兵搬运土石,砍伐树木,修筑高台,命随军工匠建造回回炮。

  一月之后,土山建成,一切准备就绪。刘贤当即命回回炮攻击,顿时巨石轰鸣往对山飞击而去。

  山上守军依仗山险,骄横无比。这月余以来,虽见刘贤大军修筑高台,却也只以为刘贤是想建造箭塔,士壹还曾讥讽道:“刘贤小儿,不识天数。岂有垒土成山,能够与真山比高的?况且土山距此两百步,至少需要三石强弓才能勉强到此,那也是强弩之末,并无半分杀伤力了。刘贤军中能开三石强弓的,又能有几人?”于是士壹不以为意,任由刘贤大军建造土山。

  及至此时,回回炮发射石弹,势如雷霆,击在山中,树木俱倒,山石俱碎。若是击中堡垒,只需一下,便可将石块垒砌的堡垒轰碎,守卫的士兵也非死即伤。士壹守军尽皆震恐,士壹这才知道大事不妙。

  然而此时刘贤高台已然建成,有数千大军守卫,士壹根本无力下山冲阵,眼见在回回炮的打击下,士兵死伤惨重,士壹只得下令守卫半山腰的士兵撤退。刘贤见状,将手一挥,担任突击任务的郝昭当即领兵冲上山去。

  郝昭之军,本就纪律严明,精通军阵。又被庞统训练了一月,此时陡然杀出,十人为一队,分散上山,两名盾牌手在前抵挡流矢,两名长矛手挑开路障,后面四名刀手跟进近战,最后的两名弩手提供远程支援。彼此配合,追在士壹撤退的士兵之后,往山上攻去,不多时便抢占了半山。

  山上的守军生怕伤到自家撤退的士兵,不敢往下丢滚木礌石,因此被郝昭追着杀上山去。刘贤生怕郝昭兵少,不足以全取敌军,当下又命魏延领兵上去助战。

  及至士壹察觉不对,严令守军扔出滚木礌石,不分敌我一概攻击之时,郝昭已然快要杀到山顶。礌石如雨而下,将冲在前面的数十名陷阵营士兵砸成肉酱。

  众军被堵在山头之下,欲进不能。郝昭大怒道:“大半山坡都冲上来了,难道最后这七八丈山道反倒不能冲了吗?”

  当即命令士兵砍伐藤蔓,捆扎树枝,制成一张巨大而结实的藤网。郝昭自领百余人,手举藤网,身配腰刀,呐喊着往山上攻去。又命其余士兵分散攀援藤蔓山石上山,以分散守军注意力。

  此时山上礌石飞落,滚木横七竖八,堵塞山道,郝昭与众军以藤网阻拦礌石,艰难地踩着滚木上山。士兵多有脚滑摔下山的。幸好路途不远,片刻之后,郝昭终于冲上上去,一声大喝,抽刀杀进士壹军中。身后士兵迅速跟进,魏延也于此时到来相助。

  守军见郝昭如此勇猛,士气大跌,纷纷退避。士壹见大势已去,只得与士武一道,领兵撤退。

  魏延、郝昭率兵沿山道紧追不舍,一直杀到临允县城之下,方才止步。不多时,刘贤、庞统、黄忠等大队人马到来。刘贤见城墙低矮,当即也不等回回炮到来了,只命众军架起云梯,便开始攻城。黄忠、魏延、郝昭分三面攻打城池,人人踊跃,士壹此时新败,正是军心不稳时候,料想守不住城池,于是弃城而走,退往更南边的高凉城去了。

  刘贤夺了城池,进城安民完毕,计点战损,陷阵营损兵两百余人,黄忠、魏延两军也多有折损。虽然杀死俘虏士壹军队上千人,但这损失也让刘贤颇为心疼。

  正抚慰伤兵时候,忽听士兵来报:“县牢之内,关押着一人,自称姓桓名晔,乃豫州沛国龙亢县桓氏族人,声言要见将军。”

  刘贤讶道:“此人是谁?”

  旁边庞统道:“此人也是中原名士,曾举孝廉、茂才,三公征辟,皆不就。自黄巾丧乱以来,中原士人避乱交州者,少说也有数百人,如刘熙、许靖、薛综、程秉、许慈、袁徽、桓晔等人,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只是不知这桓晔为何会被关押在合浦郡内的牢狱之中?”

  刘贤道:“既然是中原名士,自当请来相见。”于是命士兵将桓晔带来。

  不多时,桓晔带到,刘贤见此人身高七尺有余,虽经牢狱之灾,但举止气度却极为不凡,心下顿时也生出几分好感,问道:“桓晔先生乃是名士,为何会被士壹投入牢狱之中?”

  桓晔拱手道:“我避居交州,士家兄弟屡次邀我任职郡县,我都辞而不受,一向与人无争。不想祸从天降,邻居土人竟然诬告我偷盗,士壹不由分说将我投入狱中,若非将军解救,我恐怕将会死于牢房中了。桓晔在此,拜谢将军救命之恩。”

  刘贤闻言,笑道:“先生不必多礼!方今乱世,天下哪有寸土安宁?先生既然不能安心隐居,不如出来为天下人做些实事如何?我今新取交州,麾下正缺人才,急需先生相助。还请先生切莫推辞才是。”

  桓晔想了想,道:“也罢,我如今身无余财,若无将军收留,迟早也将冻饿而死!我尚有些熟识的士人,既然将军缺人,我这就写信叫他们投奔将军,如何?”

  刘贤大喜,道:“我正求之不得!还请先生速速将人请来,我当量才任用,绝不怠慢。”

  桓晔于是求来笔墨,当下写了十余封书信,刘贤一一分派人手前往送信。

  不数日,桓晔邀请的十余人尽皆到达,刘贤听来人一一介绍之后,当即大喜过望。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或来自互联网搜索引擎,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看小说520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